禾凉(蓝塑)

高考倒计时,我还在咸鱼。

老子回来了。

2018-08-07

呼啸海(一)

我交党费了,这是我的小号。 @锦红鲤

锦红鲤:

♞英伦贵族杰克x雇佣兵奈布
♞中长篇
♞私设众多,ooc属于我……
♞能接受的话请继续


奈布·萨贝达接到了一个赏金过千的任务。
照片上的人在伦敦颇有名气,在一年前的女王舞会上,他身着黑色燕尾服,手持玫瑰手杖,向一位侍女提出了共舞的邀请。而那位侍女,竟是乔装打扮的女王殿下。
萨贝达称他为:在玫瑰园长大的衣冠禽兽。
今夜将会有一个皇家舞会,这种活动平民当然是无法参加的,但萨贝达有他独特的方法来应对这种小麻烦。
“杰西,这种程度的邀请函,能搞到吗?”
金发碧眼的女人微微点了点头,勾唇露出一个浅浅的笑。
“当然,萨贝达先生。”
……
当他身...

2018-05-29

雨茶

他坐在西湖旁的一家茶馆里。
外面的雨下的紧,近几天冷暖气团挣得烈,撕扯着像是一对砂锅里闷了许久的糯米肉。
周围的人都安静地撑着伞走过,空气里弥漫着水汽混杂着泥土的味道,青石板上落了几片叶子,翠绿的惊人。
他就这样安静地坐在那张藤木椅上。四周的一切似乎与他融为一体、又格格不入。淡淡的茶香揉进鼻孔,像是黄昏下恋爱的少女,绵柔入骨。
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,周一。一个特殊的日子。
他并未忘却,但他并不想记起。
白色的瓷茶杯在他手中晃了晃,最后落在桌上,斟上了茶。淡绿的茶叶在杯中摇摇晃晃,最后落在了杯底。
雨后适合喝蒲公英。
他站了起来,付了账,走出门,撑起了伞。
家里还有两个人在等他回去庆生。
今年似乎有些不同了。

2018-03-06

一世长安

①私设很多,请注意食用。

酒杯里倒映着今夜的明月。
都说酒中镜清明,但也不是能照透人心的东西,李白斟上一杯,举起酒杯直到须发的高度。
他想起了长安城中的集市,想起了在长安城中叫卖布匹的游商,想起了城北酒馆里那个坐在前台的姑娘,还想起了卖给他糖葫芦的小贩。
还有那个有着如酒中镜、镜中月般明亮眼睛的大理寺卿。
他的身边总是随着那个长着大耳朵的魔种密探,他喜欢在腰带上三指的地方别一枚特殊的令牌,他喜欢在晨露刚刚凝成的时刻起身梳洗整理,喜欢在残阳半掩时回府用餐。
他的每一处小习惯都像是李白的饭后余谈,睡前杂想。
他不爱笑,但却对他笑了三次。
第一次是他第一次在他面前饮酒作诗,他做了一些滑稽的动作,随后,他看到他微...

2018-01-21

黑箱(八)

狄仁杰将那段文字看了一遍又一遍,并用手指将“苏珊”这个单词圈了一遍又一遍,他似乎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真相,但是脑中依旧清醒的理智让他保持了镇静。
“你现在决定要怎么做了吗?”
李白脸上带着自信的笑。
狄仁杰瞥了他一眼,最终将手指从那个名字上放下,对李白伸出了手。
“我加入你们。”
……
在威图欧的日子倒也并不怎么紧张,他只需提供点情报,“体力活”都是李白他们包了,他不知道计划内容,也无权参与。
李白他们并不信任他,这他倒也理解。
狄仁杰坐在茶桌前,将茶点往嘴里送,他缓慢地咀嚼着,仿佛一个牙龈稀松的老人。
“狄先生。”李元芳从窗户爬了进来,“一会有一个会议,我们希望您能参加。”
他灵动的耳朵晃了晃,耳朵上的铃铛随之发出...

2018-01-10

三分钟明狄。
真的是三分钟写完的,特别潦草。

“今日风云突变,怕是有大卦象。”
明世隐坐在院子里,对着一盘棋自言自语。奕星坐在一旁的石头上,看着还在落的雪,疑惑地转头看了他一眼。
“奕星,准备好茶,有客人要来了。”
他将那枚决定胜负的黑棋落下,勾起唇角笑了笑。
红木门被推开,狄仁杰抱着一打宗卷,走了进来。
所谓大卦象。

2017-12-24

黑箱(七)

☆今晚可能会更新你的那个梗。 @瓶子小公举

烈日似火。
他的兜帽几乎被风吹掉,他捏着兜帽的一角,将手中的本子握紧了些。
有些上锈的钢笔在口袋里和银镯一起叮当作响。
离开世界东端的控制区域,还要清楚掉自己的坐标信息,这耗费了狄仁杰三周的时间。
他一直在寻找威图欧的方位,他走出了“墙”,现在已经位于被“污染”的地界。
狂风与高温吞噬着这片土地,周围看不到任何树木,这片热带土地已经连续三个月没有降水了。
自未来真战争开始以来,大陆板块由于炮弹和环境的问题,已经下沉了不少,这里曾经是一片更大的沙漠,处于旧非洲北部。
这里的流沙近几年变得十分放肆,如果一不小心陷了进去,就只能葬身于此了。
不知道走了多久,他只感觉自...

2017-12-15

深窟(全一篇)

第一次交党费,是车。
走链接: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79875102638976

2017-11-30
1 / 6

© 禾凉(蓝塑) | Powered by LOFTER